讀《孔子傳》有感

發布時間:2019年08月02日

  提起孔子這個名字,在中國,可謂婦孺皆知。在國外許多國家也建立了孔子學院,讓全世界人能夠了解孔子,了解中華文化。而對我說來也是很慚愧,近日才讀到《孔子傳》一書,系統地了解了孔子的一生,把之前學習的點滴、皮毛融彙起來,進而對儒家文化有些感悟。 

  《孔子傳》是鮑鵬山所著,其中每篇篇幅短小,內容精當、故事生動,全書以“十五志于學”、“三十而立”、“四十不惑”、“五十知天命”、“六十耳順”、“七十從心所欲”爲題分爲六章,來寫孔子的人生軌迹,讓我們非常清楚了了解了孔子本人和儒家思想的形成。同時讓我們也了解到一個有溫度、有見解、有想法的孔子,給我們生活、工作、爲人的各方面以啓示。

 

  孔子的學習。孔子自小長相醜陋,並遭到了其父叔梁纥的嫌棄,幸好他有個偉大的母親,用母愛滋潤著他健康成長。孔子三歲的時候,父親去世,從此,孔子和母親顔征過著貧苦的日子,母親忍辱負重帶少年孔子到山東曲阜求學,最終勞累而死。孔子則是自幼聰明穎悟,活潑好學,受其母的影響,小時候的孔子就對周禮特別感興趣,並努力學習。在此期間,母子相依爲命,爲了幫母親分憂,孔子去作吹鼓手,靠爲有喪事的人家吹奏哀樂掙一些幹肉。看到這些,孔子的母親卻很擔心,她怕孔子因此分心,動搖的學習的志向,耽誤了學業,無法成爲一個君子。她帶孔子向當時魯國非常有學問的左太史求學,左太史要孔子發誓立志于學,爲了學習可以放下其他一切,包括掙幹肉。孔子卻放不下自己的母親。“丘兒,拜師”母親的聲音充滿關切而堅定,僅此一句話,孔子憑著對母親無限的愛與信任,依左太史的要求發誓,終于學有所成。 

  母愛的激勵,使得孔子在之後的學習之路,做到了專心致志,刻苦專研,達到忘我的境界。孔子曾經爲了研究各地的風俗人情,爲了請教郯國君王,不顧寒冷在雨中等候數個時辰,感動了魯國的仲孫大夫,終于爲他引薦,郯子也熱情地詳細解答他所提的問題。他向師襄子學習音樂理論和彈琴。在習琴時,一連三日,足不出戶,一日三餐,全由幹糧充饑。第四日,師襄子覺得他第一首曲子已然純熟,建議他學習新曲,而他認爲自己的技巧還不純熟,故又習了三日。此時,孔子所奏的曲子,技巧純熟,音調諧和,韻味無窮。師襄子又讓他習新曲,但孔子認爲自己還沒有領會曲子的志趣神韻,也沒有體察出曲作者的爲人,因此又習了三日。孔子習琴的第十天,他所彈奏的曲子,師襄子也聽得如癡如醉。 

  由此,我們可以看出,曆經苦難磨砺而不退縮,是一個人真正獲得的財富,無論是作爲父母望子成龍還是望女成鳳,都應該學習孔子的母親顔征。而從個人來講,要學習孔子的知感恩,懂母愛,並將這種愛化爲一種前進的力量,養成學習的好習慣,做事勤思考、下苦工,必將有所成就。 

  孔子的教學。孔子的教學方法和教學藝術之高超至今是我們學習的標本。孔子創立的“启发式教学法”簡单至极,仅八个字说明了启发式教育的真谛,即“不愤不启,不悱不发”。宋代大儒朱熹解释为:“愤者,心求通而未得之意;悱者,口欲言而未能之貌;启,谓开其意;发,谓达其辞。”可见,“愤”就是学生对某一问题正在积极思考,急于解决而又尚未搞通时的矛盾心理状态。这时教师应对学生思考问题的方法适时给以指导,以帮助学生开启思路,这就是“启”。“悱”是学生对某一问题已经有一段时间的思考,但尚未考虑成熟,处于想说又难以表达的另一种矛盾心理状态。这时教师应帮助学生明确思路,弄清事物的本质属性,然后用比较准确的语言表达出来,这就是“发”。 

  再看孔子的“因材施教”方法更是獨樹一幟,在古今中外的教育家中可以說是無人能與之相比。孔子創辦私學,在教學中全面了解學生情況,在此基礎上,根據學生的不同情況,有的放矢因材施教。有這樣一個故事,一次子路問孔子:“聽到一個很好的主張要立即去做嗎?”孔子回答說:“家裏有父兄怎麽能自己做主張呢?”當冉求問同樣的問題時,孔子卻回答:“當然應該去做!”在一旁的公西華很不理解。認爲老師講話前後不一致。孔子說:“子路遇事輕率魯莽,所以要抑制他一下,使他謹慎些。而冉求遇事畏縮不前,所以要鼓勵他大膽去做”。 

  我們可能不是專職教師,但是我們必經家庭教育的第一課堂,掌握一些孔子的教育方法,未嘗不是好事,生活即教育,社會即教育,做到活讀書、活教育,讓自己成長起來,讓子女成爲家之驕傲,國之棟梁。 

  孔子的爲人。孔子的中庸思想對中國人的立身處世産生了極其深遠的影響。中庸思想要求人們以禮和義爲原則,在待人處事等方面時時處處堅持適度原則,把握分寸,恰到好處,無過無不及。人們通常認爲孔子是一個道德主義者,但在鮑鵬山的筆下,孔子並不是一個道德主義者。他覺得孔子並不認爲單一的道德可以解決社會問題,更不認爲對人做嚴格的道德要求就可以改變人的品行。同時,孔子堅決拒絕絕對道德主義。在我看來孔子可以說是一位真正的“謙謙君子”。 

  孔子青年時期很“謙卑”。孔子青年時期周遊列國爲謀求仕途,但處處碰壁,在與人處事中他總結:“躬自厚,而薄責于人,則遠怨矣”,意思是做一個人,尤其是做一個君子,重要的是要嚴格地要求和責備自己,而對人則采取寬容的態度,在責備和批評別人的時候應該盡量能夠做到和緩寬厚,這樣,就自然不會招致怨恨了。在任何交往處事中,人總是喜歡一種謙虛的交談交往方式。三國劉備就不失爲一個開明謙卑的君主,從他三顧茅廬誠心求諸葛亮出山便可以看出來了,根本沒有居高臨下的態度。在現代生活中,謙卑不失爲一種保護自己的有效方式,特別是在這錯綜複雜的人際交往和形形色色的利益之爭中。 

  進而孔子很“謙恭”。謙恭比起謙卑,它有恭敬、恭維別人的意思,但這其實更接近于贊美。孔子見齊景公時,拒絕其無功而俸,不因學問博雅而驕傲自大,也不因地位顯赫而處優獨尊,是一個人內在品德和修養的高度表現。可見,謙恭是人際關系潤滑劑,當別人贊美自己之時,沒有虛榮,而是繼續把事做得更好;當別人做錯事時,也不因此貶損他人。 

  中年時期的孔子很“謙遜”。孔子隨著年齡的增長,在學識上更有一種低調的追求精神。面對弟子從未因爲自己學識優渥而話語浮誇、自以爲是。孔子曰:“三人行,必有我師焉。”世上沒有人是能夠什麽都懂的,學問包羅萬象,更應該謙虛地向他人的長處學習。 

  知天命之年的孔子很“謙和”。孔子51歲時問道老子,經過老子的一番點撥,孔子不出三月,弟子再次見到孔子,孔子曰:“丘得之矣”。正所謂“道生于靜逸,德生于謙和”。處在這一境界中的人總是友善的,孔子以真誠地對待別人、幫助別人,甚至甘願爲了成全別人而犧牲自我利益。正如戰國時期的廉頗蔺相如能夠最終和解,就在于蔺相如的謙和之心,無論廉頗如何百般刁難蔺相如,他都能以天下爲公,始終保持一顆謙和容忍的心,最終廉頗慚愧不已,負荊請罪,將相和成爲千古佳話。 

  讀《孔子傳》,我們從孔子一生的行迹、事迹、心迹中吸取一些力量,是有一定的現實意義的。我也希望自己能夠更進一步細讀這本書,學習領悟其中道理,更加了解孔子,吸取和傳承儒家思想的精髓,同時讓孔子的人生智慧照亮我們每個人的人生旅途。 

  (作者:宜川縣人民检察院 高明星 編輯:胡安輝)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


陕西省人民检察院 京ICP备05026262号 网络视听许可证0108277 版权所有 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或建立镜像

地址:陕西省西安市西新街1号 陕西省人民检察院 邮编710004

Copyright 2012 by wwww.sn.jcy.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te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