搶劫罪中主觀目的的理解與認定

發布時間:2019年10月16日

  案情: 

  被告人甲駕駛面包車從公司下班回家途中,見被害人乙(女)獨自步行,被告人甲以下雨開車送乙爲由,將乙叫上車。乙上車後乘坐于面包車中排座位,因深夜無人甲駕車行使中産生強奸念頭,遂將車沿村道路開到村引渭渠旁。甲停車熄火後下車,拉開車門,以被害人乙不聽話就將其推入引渭渠爲由進行語言威脅恐嚇,欲強行與乙發生性關系,後因其自身原因強奸未遂。事後被告人甲爲防止被害人報警,強行索要乙隨身攜帶的小米手機,乙趁其不備將手機丟掉後逃走,甲將手機撿走開車逃跑途中將手機丟棄于引渭渠內。 

  分歧: 

  審查過程中,對于被告人甲違背婦女意志,采取暴力、脅迫手段強行與婦女發生性關系,其行爲構成強奸罪並無爭議,爭議焦點在于:被告人甲使用暴力搶走乙手機的行爲應如何評價?一種觀點認爲:被告人甲強行搶走被害人乙手機,有非法占有的目的,成立強奸罪、搶劫罪,數罪並罰。另一種觀點認爲,被告人甲搶走乙手機,只是爲了防止乙事後報警,其後來將手機丟棄于引渭渠內,並非爲了非法占有乙的財物,沒有非法占有的目的,不符合搶劫罪的主觀構成要件,只成立強奸罪一罪。 

  評析: 

  筆者同意第二種觀點。 

  搶劫罪是指以非法占有爲目的,使用暴力、脅迫或者其他方法,強行劫取公私財物的行爲。搶劫罪的主觀構成要件除了故意外,還要求具有非法占有目的。非法占有目的,是指排除權利人,將他人的財物作爲自己的所有物進行支配,並遵從財物的用途進行利用、處分的意思。非法占有目的由“排除意思”與“利用意思”構成,前者重視的是法的側面,後者重視的是經濟的側面。排除意思是達到了可罰程度的妨害他人利用財産的意思,或者說,排除意思是引起可罰的法益侵害(妨害利用)的意思。利用意思是指遵從財物可能具有的用法進行利用、處分的意思。利用意思不限于遵從財物的經濟用途或本來用途進行利用、處分的意思,凡是以單純毀壞、隱匿意思以外的意思而取得他人財物的,都可能評價爲具有遵從財物可能具有的用法進行利用、處分的意思。 

  結合本案來看,甲搶走乙手機的行爲,“排除意思”已經十分明顯。甲搶走乙手機後,並沒有留在身邊,而是直接扔到引渭渠,其不具有“利用意思”,進而認定其不具有非法占有的目的。本案中甲是以單純毀壞的意思而取得他人財物,僅具有“排除意思”,結合被害人乙的陳述,該手機是紅米4手機,購買價格爲1300元,使用時間超過了兩年,故達不到故意毀壞財物罪立案標准,不成立故意毀壞財物罪。 

  犯罪嫌疑人甲雖然實施了強奸和搶劫兩個行爲,但其搶手機的“目的”只是爲了防止被害人報警,且拿走手機後丟棄在引渭渠內,犯罪嫌疑人並非要非法占有該手機,其主觀目的只有強奸,根據主客觀相一致的原則,本案不另構成搶劫罪數罪並罰,但搶走並丟棄損壞被害人手機的行爲應作爲酌定加重處罰情節。 

  (作者:寶雞市陳倉區人民检察院 吴静 编辑:王瑾)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


陕西省人民检察院 京ICP备05026262号 网络视听许可证0108277 版权所有 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或建立镜像

地址:陕西省西安市西新街1号 陕西省人民检察院 邮编710004

Copyright 2012 by wwww.sn.jcy.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te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