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天的儀式感——宋詞《鹧鸪天·桂花》賞析

發布時間:2019年09月26日

  一場秋雨一場寒,進入九月,熟悉的上班路上雨淅淅瀝瀝地下著,一陣風吹過夾裹著甜甜的幽香浪漫了整個清晨,擡頭望去是團團簇簇的淡黃小花擠在碧綠的葉子中間隨風擺動,哦,是桂花開了!是的,看見桂花就正式踏入秋天了,日複一日行色匆匆的我們,如果沒有這香氣的提醒,怎會駐足擡頭收獲片刻只屬于自己的喜悅?願你我都能時常擁有屬于自己的小歡喜!這晨起的一瞥,讓我想到了宋代女詞人李清照的一首《鹧鸪天·桂花》:

  暗淡輕黃體性柔,情疏迹遠只香留。何須淺碧深紅色,自是花中第一流。(深红 一作:轻红) 

  梅定妒,菊應羞,畫闌開處冠中秋。騷人可煞無情思,何事當年不見收?(阑 通:栏)  

  她眼中的桂花,色淡光暗沒有出衆豔麗的外表,卻輕柔溫和獨有一番風韻,情懷疏淡不在顯眼處奪目,卻願意留得一縷幽香與世人玩味。我不禁想問,到底是明豔的視覺沖擊帶給人的體會更愉悅深刻,還是這安靜的香氣一點點沁人心脾來得更綿軟悠長?作者的回答顯然是後者:哪裏需要淺碧深紅的加持啊,香濃品高的它自然就是排在百花中第一位的。你瞧瞧,多麽驕傲的人兒給予的贊美,就是這麽態度鮮明!別急,還有更細致的比較,來自梅花的嫉妒和菊花的羞愧,一抑一揚更進一步確定了桂花花冠中秋的地位。可就是地位如此之高的桂花,卻在人們共同景仰的屈原《離騷》中沒有一席之地,那麽多比況君子修身美德的香草名花,偏偏沒有提到桂花,真是讓人想問屈原你可是情思不足哇?想到這裏我笑了,這爲桂花鳴不平的深深遺憾,躍然紙上、引人共情、發人深省……這首《鹧鸪天·桂花》,作者詠物抒懷議論贊美,層層遞進的表達了自己注重內在、偏愛高雅的美學觀點,也讓我們看見了一個性格率真、自信敢言的可愛女子。

  人們說你喜歡的便是你欣賞的。對呀,我喜歡秋天,也喜歡李清照的詞,她筆下的秋,有“滿地黃花堆積”的濃重哀愁,也有“畫闌開處冠中秋”的率真樂觀,每一個時期,每一種心境,詞人賦予秋天不同的模樣。可是秋天變了嗎?沒有,變的只是人的情緒和經曆,你有什麽樣的性格遭遇,便會看見什麽樣的風景,而打動你我的,則是真實和共情。此詞作于公元1101年(宋徽宗建中靖國)之後,作者與丈夫趙明誠居住青州之時。這個時期,經曆了官場勾心鬥角的夫妻二人離開都市,在歸來堂研玩金石書畫,沈醉于美好、和諧的藝術世界,失去了優渥的官邸生活卻得到了居于鄉裏平靜安甯的無限樂趣,就像這雨中的桂花,失掉了傲然枝頭怒放的明媚卻得到了香飄萬裏引人停留的魅力,這是李清照真實鮮明地表達著自己的價值觀:內在比外在更重要,精神愉悅比物質豐盈更重要。了解李清照的朋友應該知道,她酷愛梅、菊,按理說傲雪的寒梅和清雅的白菊都是品格高潔的花木,卻爲什麽在這首詞中一個妒一個羞,全都敗給了桂花呢?我的理解,梅、菊兼具內外美,而桂花只有內在美,她是想更加明確的表達對于內在美的追求和推崇,也是對自己真情實感不摻雜念的淡泊名利再一次發聲!她的生活境遇和她的詞,是契合的。我太愛這個真實不造作的女子了!也許她最後對屈原的“吐槽”,是在嘲笑他的愚鈍吧? 

  在寫這段文字的時候,窗外飄來陣陣花香,我好像也跟著飄了,思緒隨風飛舞,飄到案頭的信箋上,落在滿地金黃的桂花樹下,飛往宋詞的世界去感受那個奇女子的情懷……窗外的人們熱鬧著日常的准備,匆忙了回家的腳步,這些許的溫暖將我的思緒拉回,仿佛這一刻,現實也與千百年前的那一天,契合了。

  中秋那天大雨無法賞月,但是有遺憾才是生活,那我們就索性來賞賞桂花吧!每一個節日,都是散落在日常瑣碎中的儀式感。願我們的生命中,有詩、有夢、有歡喜……

   (作者:漢中市南鄭區人民检察院 汤丹 编辑:祝长英)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


陕西省人民检察院 京ICP备05026262号 网络视听许可证0108277 版权所有 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或建立镜像

地址:陕西省西安市西新街1号 陕西省人民检察院 邮编710004

Copyright 2012 by wwww.sn.jcy.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te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