監所檢察活動之查辦又犯罪案件

發布時間:2019年01月24日

  查辦又犯罪案件是檢察機關監所檢察的一項重要工作。受理案件的範圍主要是:罪犯服刑期間又犯罪或發現在判決時漏掉犯罪,監管改造機關移送起訴的案件。同時,對勞教人員在勞動教養期間犯罪,需要追究刑事責任和刑滿、解除勞教留廠(場)就業的人員犯罪,需要追究刑事責任的案件,也由檢察機關辦理。

  20世纪50年代初,对于在押罪犯又犯罪案件,除公安机关立案侦查外,检察机关也直接派人查处。这一时期,检察机关重点查处了一些情节严重的杀人、逃跑、暴动等重大案件。1950年10月,省检察署会同省法院、省公安厅组成工作组,对省监狱进行检查和整顿工作,及时查获了一个阴谋反监组织。原任大荔伪专员兼保安司令、伪保六旅旅长韩志佩,解放后被判刑6年。在该监服刑期间,与同监押犯罗震华、姚景行主谋策划,勾结押犯陈明勤、王化信、刘黄、康强、李文生、张恒显等,疯狂进行反监阴谋活动。省检察署将此案查证核实后,于1950年11月向省法院提起公诉。省法院于同年12月开庭审理,判处韩志佩、罗震华、姚景行、陈明勤、王化信、刘黄6犯死刑,判处康强无期徒刑,判处李文生、张恒显各有期徒刑20年。同年,检察机关还检查了岐山、扶风、眉縣等地先后发生的几起狱暴事件,将罪大恶极的罪犯起诉法院予以严惩。同时,对严重失职的监管人员与混入内部的不纯分子,建议有关部门作了严肃处理。

  1957年1—10月,檢察機關對3個監獄、109個看守所和18個勞改隊,進行了2—3次檢察,對重新犯罪分子起訴加刑41人。

  1958年,受理又犯罪案件1052件,檢察機關審查起訴999件,經法院判決加刑735人,其中判處死刑11人。

  1959年,受理又犯罪案件1218件,起訴加刑533人。

  1960年,國內外階級敵人利用國民經濟出現暫時困難和工作上的失誤,興風作浪,犯人的破壞活動擡頭,又犯罪率居高不下。特別是1962、1963年,在台灣國民黨企圖竄犯大陸的形勢下,國內外階級鬥爭趨于激烈,在勞改罪犯中引起了強烈反響,一些死心塌地、頑固不化分子,同國內外階級敵人密切配合,遙相呼應,進行瘋狂的反改造破壞活動。有的組織反革命集團,圖謀暴動;有的瘋狂進行反動會道門複辟活動;有的書寫反動標語,散布反動言論;有的公然行凶殺人。其中,有些是當時很少發生、危險性極大的惡性案件。

  1963年2月12日,省检察院向中共陕西省委作了《关于劳改罪犯中几起重大犯罪案件的情况和处理意见的报告》,省委主管政法工作的书记李启明于2月14日批示:“对劳改犯中的现行反革命破坏活动应及时处理,不得拖延。”省检察院立即采取措施,加强了对罪犯中破坏活动的打击力度。当年第一季度,省检察院对劳改单位比较集中的黄陵、富縣、延安三县1962年以来所办理的犯人重新犯罪案件进行了复查,发现这三个县都存在对重新犯罪打击不力的现象,该起诉而没有起诉的案件占到办案总数的20.8%,对此及时作了纠正。与此同时,省检察院监所检察处先后选择了9件罪行昭著、危害严重的典型案件(涉及案犯38人),直接派员查处或指导地、县检察院监所检察部门查处。经过检察机关审查,起诉到法院予以加刑的10人(其中,判处死刑1人,死刑缓刑2人,无期徒刑4人,有期徒刑3人)。对一些久拖不决的重大又犯罪案件,领导机关派员深入现场,讯问证人,索取证据,查明事实,很快得到处理。槐树庄农场在押犯杨春田,1962年8月为偷盗他犯衣物,将一罪犯杀死。本来此案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凿,只是因对杨犯是否患有精神病,有关部门认识不一致而拖延半年之久。在省委领导同志批示后,省检察院会同省法院立即派法医前去鉴定,证实该犯并无精神病,很快起诉到法院,改判无期徒刑。该农场留场就业人员徐金龙,1961年8月杀死另一就业人员,仅因延安专区和富縣有关部门对徐犯作案前是否有预谋认识不一致而拖延16个月之久。1963年初,省检察院发现后督促延安检察分院会同有关部门抓紧研究,取得一致认识后,起诉到法院判处徐犯死刑,缓期二年执行。

  1963年,各級檢察機關共受理又犯罪案件278件,較1962年上升35%。經審查,批准逮捕和提起公訴214件,較1962年(97件)上升120.6%。這些又犯罪案件,比較突出的是:預謀暴動14件,行凶報複9件,越獄逃跑293人。

  1960—1965年陝西省各級檢察機關查處監管場所又犯罪案件統計見表66

  1960—1965年陝西省各級檢察機關查處監管場所又犯罪案件情況統計表

  表66

  單位:人

    1966年5月,省检察院就几个县看守所连续发生几起重大事件向各级检察院发出通报。吳起縣看守所在押的以反革命罪被判10年徒刑的罗生旺,网罗所内在押犯5人、公安机关内部和社会上不法分子4人(另有发展对象22人),组成“中央人民政治军事委员会”反革命组织,绘制了“党证”、“国旗”,封官委职,阴谋举行暴动,抢夺武器,打死看守人员,然后逃往国外;延川縣看守所一窑洞内关押的5名罪犯,乘看守人员管理不严之机,挖通后墙集体逃跑(经组织追捕,全部追回);商县看守所在押反革命犯杨培胜、龙浩运、贪污犯周吉庆、诈骗犯李新华等4犯,纠合在一起,组成“兄弟会”反动集团。他们将各人的姓名、年龄、出生日期写在纸上火化,然后刺破中指喝了血酒,以表达其反动决心。通报严肃指出,通过这几起重大事件,暴露出看守所管理工作中存在很大漏洞,使得罪犯有机可乘。针对存在的问题,通报提出三条要求:一是提高革命警惕,坚决克服麻痹思想;二是密切配合公安、法院对看守所进行一次大检查,大整顿,堵塞一切不安全漏洞;三是加强上下联系,互通情况。

  1983年全省開展了聲勢浩大的嚴厲打擊嚴重刑事犯罪分子的鬥爭,與此同時,打擊監管改造場所中又犯罪鬥爭也進入一個新的階段。是年,最高人民檢察院、最高人民法院、公安部、司法部聯合發出《關于嚴厲打擊勞改犯和勞教人員在改造期間犯罪活動的通知》。根據兩院、兩部的通知和省委政法工作會議精神,省檢察院于1983年8月20日發出“緊急通知”,要求各地從重從快打擊監管改造場所的重新犯罪活動,注意深挖漏捕、漏訴案件。打擊的重點是:聚衆鬧監的爲首分子;“牢頭獄霸”和反改造的團夥頭子;繼續傳授犯罪伎倆、教唆他人犯罪的分子;行凶毆打幹警進行報複的分子;多次逃跑、組織和煽動逃跑的分子;一貫抗拒改造、打架鬥毆、盜竊詐騙、抗拒勞動、嚴重違犯監規,屢教不改的分子;進行現行反革命破壞活動的分子。

  根据最高人民检察院的指示和省检察院的通知,各级检察院在“严打”斗争中采取有力措施,从重从快查办监管改造场所中的又犯罪案件。1983年8月至1984年5月,全省检察机关共受理提请批准逮捕的又犯罪案件133件,202人。经审查,批准逮捕96件,135人,占审结人数的80.8%;受理移送起诉的案件620件,903人。经审查,提起公诉397件,543人,占审结人数的78.6%。法院作有罪判决的460人,占起诉人数的84.7%。省检察院除加强对面上工作指导外,监所检察处还多次派出工作组深入基层具体督促、指导,研究解决重大问题。莲花寺劳教所在1983年5月13、15两日,连续两次发生近百名劳教人员和劳改犯结伙聚众械斗,烧毁和砸坏大量公物,造成很坏影响。省检察院和渭南检察分院当即派出工作组会同该所共同查处,逮捕了21名犯罪分子,并分别作了严肃处理,很快平息了事态。省第三监狱在押犯张其林、曾先进等5人集体越狱逃跑案,漢中检察分院会同漢中市检察院昼夜苦战,仅用3天时间就审结起诉,法院依法作了判处。有些监管改造单位存在“牢头狱霸”,少数流氓成性、作恶多端的分子,在狱内拉帮结伙,横行霸道,称王称霸。他们以奴隶主自居,视同犯为奴隶,以老欺新,以强凌弱,强拿硬要他犯衣物、食品,以各种非人手段残酷迫害押犯。有的用针刺他犯指甲,有的竟强令他犯喝尿,有的被打昏用冷水浇等。案件查清后,依法予以惩处。銅川市检察院发现该市看守所在押的抢劫犯刘和平是一个典型的无恶不作的“牢头狱霸”,查清事实后起诉到法院予以严惩。在开展“严打”斗争中,驻崔家沟煤矿、上畛子农场,省第二监狱、省钢球厂、新汉砖厂、新安砖厂等监管场所的检察组,是办理案件既快又好的单位。通过办案,严厉打击了罪犯中的又犯罪活动,密切配合了当时的“严打”斗争,维护和稳定了监管改造场所的正常秩序,促进了改造和生产任务的完成。同时,他们总结出办理又犯罪案件的四条经验:一是深入调查,细致研究,准确掌握案情事实,注意防错防漏;二是坚持“两个基本”(即基本犯罪事实清楚,基本证据确凿),不纠缠细枝末节;三是深挖犯罪。从办理盗窃案件中,注意发现窝藏犯、销赃犯,从团伙案中,注意发现漏犯;四是打、防、教、改结合,搞好综合治理。

  1983年12月5日,省檢察院針對在監管改造場所先後發生兩名判處死刑的罪犯自殺、10余名未決犯自缢(已死8名)以及行凶、脫逃、鬧監甚至企圖劫獄、暴動等重大事故,向各級檢察院發出“緊急通知”,要求各地把加強對死刑、重刑犯監管的檢察工作列入重要議事日程,檢察長必須親自動手,具體負責,發現問題及時解決;各級監所檢察幹部要盡職盡責,配合公安機關開展政治攻勢,對犯人的檢舉揭發,要及時查證落實;對戴腳鐐、手铐的死刑犯、重刑犯,堅持每天檢查一次,發現問題,及時采取措施。

  在“严打”斗争中,检察机关在严厉打击在押罪犯中的又犯罪活动的同时,积极配合监管改造单位,对在押罪犯开展政治攻势,进一步深挖犯罪,促使犯人认罪伏法。各地监所检察部门普遍采取了由领导干部亲自给犯人宣讲形势、政策和法律,进行法制教育;协助监管改造单位选择典型案件,适时召开体现宽严相济的政策兑现大会;请犯人原所在单位的领导干部和犯人家属、亲友写信或到监管改造场所做规劝、说服工作等。通过多种方法,收到显著效果,在各监管改造场所掀起坦白交代、检举揭发的高潮,为深挖犯罪提供了大量重要线索,分化瓦解了犯罪分子,密切配合了社会上进行的打击刑事犯罪分子的斗争。据1984年1月—5月统计,全省劳改、劳教单位中有2209人坦白交代漏罪和重新犯罪事实3509件(其中重大犯罪167件),缴获赃款30594元及电视机、照相机、手表、自行车等赃物1989件,粮食3000余斤。检举揭发犯罪线索9249件(其中重大线索1680件),从中破获积案68起,捕获犯罪分子157人,缴获赃款33785元及电视机、收录机、摩托车等赃物1931件,还有冲锋枪一支。寶雞市所属各区、县从人犯坦白检举的线索中,破获积案40起,抓获犯罪分子39人。渭南地区所属各县在开展政治攻势中,有518名在押罪犯主动坦白交代各种问题2085件,其中,重大线索83件;检举揭发他人犯罪事实1929件。蒲城縣看守所在押罪犯坦白、揭发重大犯罪线索91件,经查证,追回电视机6台、小型拖拉机2台、手表33只、架子车20辆、自行车19辆、金杯1个。大荔縣看守所一在押犯交代自己先后与22人结伙行窃40余次,窃得赃物赃款达1.5万余元,经查证落实后,追捕了12名犯罪分子。韓城市检察院配合该市看守所开展政治攻势中,一流氓犯检举了杀害两条人命后畏罪潜逃、改名换姓的重大杀人犯。经查证属实后,协助公安机关将这一杀人犯逮捕归案。西安市检察院派驻新安砖厂检察组协助该厂在“严打”斗争中先后开展了6次政治攻势,犯人共坦白交代各种犯罪事实930件,其中重大犯罪事实128件,检举揭发犯罪线索1587件,其中重大线索316件。经过查证,破获了一大批重大案件,抓获了公安部通缉的两名罪行累累的重大逃犯。驻新安机械厂检察组协助该厂开展政治攻势中,对犯人检举、揭发的重大线索抓紧查处,一举破获了公安部通报的一起重大诈骗案,涉及案犯35人,诈骗活动涉及13个省、几十个县,从1981年至1984年先后15次诈骗现金9万余元,经公安机关抓获团伙成员13人。根据省委主管政法工作的书记周雅光“按照法律大幅度减刑”的批示,对检举此案有重大立功表现的罪犯黄中斌(以诈骗罪判刑15年)记大功一次,奖现金30元,减刑7年。当召开全厂犯人大会宣布上述决定后,在犯人中引起很大震动,收到了进一步分化瓦解罪犯的效果。

  爲預防犯罪,防患未然,各級檢察機關在“嚴打”鬥爭中,普遍注意配合有關部門對監管改造場所進行安全大檢查。1983年,各級檢察機關深入監管改造場所檢查3371次,發現各類不安全問題1898件,其中,重大問題149件,建議有關部門及時作了糾正,發現和制止了150起企圖脫逃和獄暴、行凶、自殺等惡性事件,維護了監管改造場所的正常秩序。

  检察机关在打击又犯罪斗争中,注意了克服就案办案,孤立办案的倾向,通过办案,发现监管改造单位管理工作中的漏洞,提出建议,改进工作,进行综合治理。延安县检察院派驻姚家坡农场检察组,从1980年至1984年,起诉该场又犯罪案件123件,法院全部作了有罪判决。驻场检察组在办案中发现多是犯人与农场邻近村庄中的一些不法分子相互勾结,合伙作案。为了根除这一长期存在的犯罪现象,他们除对罪该加刑的罪犯报送县院起诉于法院加刑外,并依法捕办了村民中参与盗窃、窝赃、销赃的犯罪分子。同时,为了扩大办案效果,检察组结合具体案例编成法制宣传材料,向农场附近群众多次进行法制教育。对问题比较严重的村庄,依靠当地政府,在深入进行法制宣传的同时,开展了清退赃物和坦白、检举活动,仅姚家坡村就有22人主动清退了粮食3000余斤,现金140元,架子车11辆,不少人还作了守法保证。崔家溝地區检察院,在办理崔家沟煤矿又犯罪案件中,细致分析发案原因,查找监管工作中的漏洞,及时提出检察建议,促其采取措施,堵塞漏洞,健全制度,加强防范。从1981年至1984年,该院通过办案,向劳改支队发出“检察建议书”和口头建议34次,先后召开发案原因分析会20余次,修改完善监管制度7份。在押犯潘建哲,深夜用汽油纵火,烧死罪犯1名,烧伤4名,并烧毁监舍3间及大批衣物。该院通过办理这一重大犯罪案件,发现这个大队监管工作中的许多漏洞,在元旦、春节期间,清查监舍很不彻底,致使汽油、刀具等大量危险物品隐藏监舍内,给罪犯进行又犯罪活动提供了方便。经向支队发出“检察建议”后,该支队当即动员干警彻底清监,共清出汽油9.5公斤、打火机126个、刀具195把、剧毒农药2瓶、白酒20瓶、其他违禁物品850余件。与此同时,支队还制定了严格的清监制度和狱内干警巡逻值班制度,保证在押犯24小时不脱管,从而使隐患大为减少。该院还针对1986年至1988年以来,流氓伤害案件突出,发案逐年上升(1986年流氓伤害案占受理案件总数的68.2%,1987年占50%,1988年上升至85%),给监管改造秩序和罪犯人身安全造成很大威胁的情况,组织力量先后两次深入监狱,对流氓伤害案件的发案原因进行了剖析,写出专题报告,为上级检察机关和劳改单位及时提供了情况。1988年上半年,针对流氓伤害案件发案多而劳改支队很少查处的情况,他们组织力量用20余天时间,深入4个监狱、5个大队、29个中队进行调查,发现有34起流氓伤害案件应立案而未立案,当即写出调查报告,分析了发案原因,指出了支队对犯罪打击不力的问题,建议支队加强办案力量,开展打击流氓伤害犯罪的专项斗争。该支队接受了检察院建议,采取有力措施,对34起流氓伤害案件迅速进行查处,对情节严重的16起移送检察院起诉,对其他情节轻微的也分别作了处理。从而,遏制了流氓伤害案件的势头,狱内秩序明显好转,当年下半年,此类案件发案较上半年下降82%,重大流氓伤害案件未发。

  检察机关在监所检察工作中,特别注意检察和打击在押罪犯密谋组织越狱、暴动等具有极大危险性的又犯罪活动,维持监狱的改造秩序。渭南检察分院和富平縣检察院查处的省第一监狱4名罪犯阴谋杀害干警、越狱外逃一案,就是一个典型案例。该监在押犯尹建军、卜文学(原判均为无期徒刑),从1987年1月起,多次密谋越狱,并发展了在押犯张国飞(原判20年)、张斌强(原判无期徒刑)二犯共同准备了4把匕首以及斧头、铁锤等凶器,预谋杀害监狱干警、抢夺警服,然后越狱外逃。案件破获后,根据副省长徐山林和中共陕西省委政法委员会书记李森桂的批示,渭南检察分院和富平縣检察院组织强有力的办案班子,在很短时间内侦查终结,提起公诉,由渭南地区中级法院审理,依法判决,有的被告上诉后,经陕西省高级法院终审判决,以组织越狱罪判处主犯尹建军死刑,卜文学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对张斌强加刑8年,强国飞加刑5年。

  1979—1989年,全省各級檢察機關共審結監管改造機關提請批准逮捕421人,其中,批准逮捕315人;共審結審查起訴案件2749人,其中,提起公訴1946人,免予起訴173人;在提起公訴的案件中,經法院審理判刑804人。

  陝西省各級檢察機關1979—1989年查處又犯罪案件統計見表67

  1979—1989年陝西省各級檢察機關查處又犯罪案件情況表

  表67

  單位:人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


陕西省人民检察院 京ICP备05026262号 网络视听许可证0108277 版权所有 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或建立镜像

地址:陕西省西安市西新街1号 陕西省人民检察院 邮编710004

Copyright 2012 by wwww.sn.jcy.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te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