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頭條

严厉打击黑恶势力犯罪 创造安全稳定社会环境 ——坚决打赢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攻坚战

發布時間: 2019-05-15
     中共中央、國務院于2018年1月發出《關于開展掃黑除惡專項鬥爭的通知》。爲深入貫徹落實黨的十九大部署和習近平總書記重要指示精神,保障人民安居樂業、社會安定有序、國家長治久安,進一步鞏固黨的執政基礎,黨中央、國務院決定,在全國開展掃黑除惡專項鬥爭。

在全國開展掃黑除惡專項鬥爭,是以習近平同志爲核心的黨中央作出的重大決策,事關社會大局穩定和國家長治久安,事關人心向背和基層政權鞏固,事關進行偉大鬥爭、建設偉大工程、推進偉大事業、實現偉大夢想。

 

重點打擊十類黑惡勢力犯罪行爲:

1、威脅政治安全特別是政權安全、制度安全以及向政治領域滲透的黑惡勢力;

2、把持基層政權、操縱破壞基層換屆選舉、壟斷農村資源、侵吞集體資産的黑惡勢力;

3、利用家族、宗族勢力橫行鄉裏、稱霸一方、欺壓殘害百姓的“村霸”等黑惡勢力;

4、在征地、租地、拆遷、工程項目建設等過程中煽動鬧事的黑惡勢力;

5、在建築工程、交通運輸、礦産資源、漁業捕撈等行業、領域,強攬工程、惡意競標、非法占地、濫開濫采的黑惡勢力;

6、在商貿集市、批發市場、車站碼頭、旅遊景區等場所欺行霸市、強買強賣、收保護費的市霸、行霸等黑惡勢力;

7、操縱、經營“黃賭毒”等違法犯罪活動的黑惡勢力;

8、非法高利放貸、暴力討債的黑惡勢力;插手民間糾紛,充當“地下執法隊”的黑惡勢力;

9、組織或雇傭網絡“水軍”在網上威脅、恐嚇、侮辱、誹謗、滋擾的黑惡勢力;

10、境外黑社會入境發展滲透以及跨國跨境的黑惡勢力。

 

黑社會性質組織犯罪的認定和懲處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九十四條——

【組織、領導、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罪】組織、領導黑社會性質的組織的,處七年以上有期徒刑,並處沒收財産;積極參加的,處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可以並處罰金或者沒收財産;其他參加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剝奪政治權利,可以並處罰金。

黑社會性質的組織應當同時具備以下特征:

(一)形成較穩定的犯罪組織,人數較多,有明確的組織者、領導者,骨幹成員基本固定;

(二)有組織地通過違法犯罪活動或者其他手段獲取經濟利益,具有一定的經濟實力,以支持該組織的活動;

(三)以暴力、威脅或者其他手段,有組織地多次進行違法犯罪活動,爲非作惡,欺壓、殘害群衆;

(四)通過實施違法犯罪活動,或者利用國家工作人員的包庇或者縱容,稱霸一方,在一定區域或者行業內,形成非法控制或者重大影響,嚴重破壞經濟、社會生活秩序。

      

 

依法懲處惡勢力犯罪

什麽是惡勢力犯罪?——

具有下列情形的組織,應當認定爲“惡勢力”:

經常糾集在一起,以暴力、威脅或者其他手段,在一定區域或者行業內多次實施違法犯罪活動,爲非作惡,欺壓百姓,擾亂經濟、社會生活秩序,造成較爲惡劣的社會影響,但尚未形成黑社會性質組織的違法犯罪組織。惡勢力一般爲三人以上,糾集者相對固定,違法犯罪活動主要爲強迫交易、故意傷害、非法拘禁、敲詐勒索、故意毀壞財物、聚衆鬥毆、尋釁滋事等,同時還可能伴隨實施開設賭場、組織賣淫、強迫賣淫、販賣毒品、運輸毒品、制造毒品、搶劫、搶奪、聚衆擾亂社會秩序、聚衆擾亂公共場所秩序、交通秩序以及聚衆“打砸搶”等。

 

 

 

嚴懲黑惡勢力背後的“保護傘”

堅決依法嚴懲充當黑惡勢力“保護傘”的职务犯罪,对办理黑恶势力犯罪案件中发现的涉嫌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收受贿赂、渎职侵权等违法违纪线索,及时移送有关主管部门和其他相关部门。 

依法嚴懲農村“两委”等人员在涉农惠农补贴申领与发放、农村基础设施建设、征地拆迁补偿、救灾扶贫优抚、生态环境保护等过程中,利用职权恃强凌弱、吃拿卡要、侵吞挪用国家专项资金的犯罪,以及放纵、包庇“村霸”和宗族恶势力,致使其坐大成患,或者收受贿赂、徇私舞弊,为“村霸”和宗族恶势力充当“保護傘”的犯罪。


保護案件有關當事人

辦理黑社會性質組織犯罪案件,公安機關、人民檢察院和人民法院應當采取必要措施,保障證人、報案人、控告人、舉報人、鑒定人、被害人及其近親屬的安全。

其人身和財産受到侵害時,可以視情給予一定的經濟補償。在偵查、起訴、審判過程中,對于因作證行爲可能導致本人或者近親屬的人身、財産安全受到嚴重危害的證人,應當對其身份采取保密措施。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